家裡有哥哥的人,實在太幸福了,感謝哥哥的照顧,今日三太子在此,為哥哥接好運和福報吧

我离暴富差张彩票 | 2019-04-24檢舉

有一個人,相伴了你的童年光陰,參與了你十分之九的人生,讓你的童年不孤單,他永遠站在你回頭的位置,希望你幸福,希望你快樂,保護你,他是跟父母一樣,無條件寵你,愛你。家裡有哥哥的人,實在太幸福了,為哥哥接好運和福報吧。

小時候,身邊的女孩子很稀少,我又是那種挺木訥挺倔的人,只好經常和哥哥那些男孩子一起混,可我又是偏偏混不起來的人,用我哥哥的話說:幹什麼都不中用!!當時只想著生氣去了,滿懷對哥哥所謂的“怨恨”,紅眼睛瞪鼻子的。現在想來,自己都有一些“嫌棄”本尊了,哥哥說的是很對的啊!

記得當時有什麼玩彈珠、踢毽子、什麼的,反正趴泥爬樹的事都幹過,一群瘋孩子。我是屬於“狗腿型”人物的。當然,這是我自封的,要他們來說,我這“狗腿”還不夠合格尼,做事不中用,還愛生氣。現在我自己都自主的對他們抱有愧疚之情了。我現在想起來還佩服他們,會玩,心胸也會“玩”。

有一段時間,大家都在玩遊戲(當時接觸的都是單機遊戲),我“耳濡目染”之下,也能輕鬆地說出一大堆遊戲的名字,什麼魂鬥羅啊、超級瑪麗、坦克大戰啊……遊戲規則也懂,可惜的是,什麼都沒有玩精。在一大堆人之中,哥哥算是玩的很好的了。我哩,總是抱著一支槍或一把刀什麼的,跟在哥哥後面。哥哥開路,我走路。別以為這兄妹多感情好尼,其實妹妹多半走路都要“死”的。哥哥咬牙切齒的,死了還要“拖累我”。我現在想著,覺得自己是戰場上的“逃兵”似的,恨不得時光倒流,在當時抱著槍沖上前搖上N槍,然後光榮的死掉,倒下。然後光榮的說“我死在前線”。可惜……

玩遊戲的那段時間,我十幾歲,現在我二十歲。這中間的幾年,我一直模模糊糊的記著一個遊戲,不記得遊戲的名字,不記得場景,不記得規則……只是記著好像是有雪人的,只記得,我是和哥哥一起玩的這個遊戲的,我是和哥哥一起玩的這個遊戲的。我和哥哥其實一起玩過許多遊戲的,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一直記著這個模糊的遊戲。是很好玩的嗎?我曾經一度以為。可是,我現在能否決這個理由了,一次巧合我發現了那個模糊遊戲的真實面貌,是雪人兄弟。我重溫了這個遊戲之後,發現不是很好玩,還沒有超級瑪麗有意思。幾年的期待,到發現時的激動,我現在卻找到了遺憾的感覺。我卻漸漸有些明白了,其實那些年懷念的不是這個遊戲,而是和哥哥一起玩這個遊戲的感覺。直到如今,我心底都有一種不可名狀的感覺,反正是覺得哥哥是我哥哥的感覺,不是我出生就是你妹妹的那種哥哥。我從內心裡熱愛我的哥哥,儘管我們有好幾年沒有見面過。

其實想來,我不是心胸寬廣的人,現在依然不是。我佩服哥哥,喜歡哥哥,其實很有一部分是因為我認為他心胸寬廣的人吧。小時候打架,我怨恨可多了。於是繼續吵,繼續怨恨。可是我當時不會想到,我當初和他吵得有多凶,如今我對他的愧疚就有多深。因為當時好像都是他吃虧,是我不對。我都不得不要去承認,當初是我無理取鬧,是我不懂事,我錯大了。這可讓我欠了他多少啊,不是我能還得了的。這都讓我有一些害怕,害怕將來我會對他不夠好,害怕我會忘了今天的說的話……

我好像有說過,真的真的很喜歡哥哥。希望將來,我可以對得起哥哥。說起來好笑,我保證以後和哥哥相聚了,肯定又是吹鬍子瞪眼睛的,當然,我是一頭熱。往往我氣得要死,哥哥就好像是無知無覺的。好吧,在我冷靜的時候,我願意承認,這個是我自找的,唉!

 

我也不祈求別的,只希望將來我生哥哥的“自找氣”後,學會要說對不起,我想,即使我們是家人,這句話也是很必須的。還有希望哥哥會活的開心,順利的找到我“未來的姐姐”……加油,加油!!